舞蹈网 > 舞蹈辅导 > 中国民族民间舞 > 古典舞身韵及其审美

舞蹈

古典舞身韵及其审美

编辑:沙漏来源:网络时间:2012-08-24 16:27

  古典舞创立于20世纪五十年代,大多保存在戏曲艺术中,以手、眼、身、法、步的完美结合和高度统一为其主要特色,是一门借鉴、汲取、综合戏曲、杂技、武术等艺术精华的表演艺术,曾一度被一些人称作“戏曲舞蹈”。[1]近几十年来,过几代舞蹈家的辛勤探索和创造,从继承戏曲舞蹈和武术身法等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样式入手,根据舞蹈艺术自身规律的特点,以及时代精神的要求,运用科学的方法,对传统的戏曲舞蹈进行开发式整理,并对其作了创造性的理论与实践上的研究与探讨,创立了一套古典舞教学的基本方法,取名为“身韵”教学法。身韵教学法的确立使古典舞摆脱了对古典戏曲的依附,从而成为一门独立的舞蹈种类,确立了古典舞在中国舞蹈领域中的重要地位。因此,对古典舞身韵的特性、作用、价值和教学方法等进行系统性研究,也就成为发展古典舞的必然要求,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作用和现实意义。

  “身韵”即“身法”与“韵律”的总称。“身法”属于外部的技法范畴,“韵律”则属于艺术的内涵神采,它们二者的有机结合和渗透,才能真正体现中国古典舞的风貌及审美的精髓。换句话说“身韵”即“形神兼备,身心并用,内外统一”这是中国古典舞不可缺少的标志,是中国古典舞的术灵魂所在。一个成熟的民族舞演员在舞台上展现的动作之所以具有审美价值和艺术魅力,是因为体现了“形、神、劲、律”的高度融合,这正是中国古典舞身韵的重要表现手段。“形、神、劲、律”作为身韵基本动作要素,高度概括了身韵的全部内涵。其规律是“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形合”。

  (一)形:

  一切外在的、直观的体态、动作;动作与动作之间的连接;姿态与姿态之间的过渡、路线;凡是一切看得见的形态与过程都可称之为“形”。“形”是形象艺术最基本的特征,“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形”作为艺术表现和传达的媒介。任何艺术的审美性都是不能存在的。[1]当然,不同民族和时代都有着对形式美不同的要求。作为中国古典舞而言,它在解决“形”的训练上要注意以下3点要领:1、舞蹈者在静止的体态(或姿态)情况下所必须具备的自我审美意识与气质。比如:“挺拔而含蓄”、“刚劲而柔韧”这种矛盾而统一的审美意识。2、掌握姿态与姿态、动作与动作的运动过程中所经过的路线与轨迹。正如书法艺术上的笔一样,“横、竖、点、撇”是有极其严格的规范而又有充分的发展余地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人体运动艺术也是具有其自身严谨的规范和规律的。3、“由动到静”或“由静到动”这瞬间变化的运动法则。

  作为“身韵”教材,究竟在“形”上应包涵哪些内容?众所周知,通过传统艺术审美特征和各种典型舞姿的剖析,得出了在“形”上必须首先解决体态上的曲线美和“刚健挺拔、含蓄柔韧”的气质美。中国舞在人体形态上强调“拧、倾、圆、曲”这决不是什么人杜撰出来的审美标准,从出土的墓俑和敦煌壁画中不难看出这一点是自古至今一脉相承而不断发展演变的。那就是“身韵”在“形”的训练中,是以“拧、倾、圆、曲”的体态美为重点、以腰部的动律元素为基础、以“平圆、立圆、字圆”的运动路线为主体、以传统中优秀的典型的动作为依据,以由浅入深并层层发展的教材为方法来培养真正懂得并掌握中国古典舞形态美的演员。古典舞作品《萋萋长亭》中,诸多造型都有上述特征:双人舞的个体做“圆”的同时,整体(双人)也在规划着一个由两个人组成的更大的圆的轨迹;各种提、沉、冲、靠、含腆等身法的运用形式,动作势态上的舒扬、闪凝、蓄发。

  (二)神:

  这是泛指内涵、神采、韵律、气质。任何艺术若无神韵,就可以说无灵魂。在中国文艺评论中,神韵是一个异常重要的概念。无论谈诗、论画、品评音乐、书法都离不开“神韵”二字。在古典舞中人体的运动方面,神韵是可以认识的,是可以感觉的。而且正是把握住了“神”,“形”才有生命力。

  在神这一元素中,身韵强调内涵的气蕴、呼吸和意念。强调神韵,强调内心情感。在形与神的关系中,把神放在了首位,“以神领形,以形传神”,正是此意念情感造化了身韵的“韵”。譬如获得05年CCTV舞蹈大赛古典舞一等奖的作品《书韵》,其男演员可以说是用气在泼墨,用心在书法,气“心一想,归于腰、奔于肋、行于肩、跟于臂”,把中国千年来书法艺术的神韵通过古典舞身韵的一招一式充分地展现出来。[2]可以说,没了内心情感的激发和带动,也就失去了中国古典舞最重要的光彩。

  (三)劲:

  “劲”即赋予外部动作的内在节奏和有层次、有对比的力度处理。比如运动时“线中的点”即“动中之静”,或“点中之线”(即“静中之动”),都是靠“劲”运用得当才得以表达,有“刚中有柔”、“韧中有脆”、“急中有缓”等劲的区别。“劲”不仅贯穿于动作的过程之中,在结束动作时的“劲”更是十分重要的。无论戏曲、芭蕾舞、武术套路都是十分重视动作结束前的瞬间节奏处理,中国古典舞更不例外。它有如下几种典型的亮相劲头:“寸劲”———体态、角度、方位均已准备好,运用一寸之间的劲头来“画龙点睛”;“反衬劲”———给予即将结束的体态造型以一个强度很大的反作用力,从而强化和烘托最后的造型,“神劲”———一切均已完成,而用眼神及肢体作延伸之感,使之“形已止而神不止”。

  (四)律:

  “律”这个字包含动作中自身的律动性和它依循的规律这两层意义。一般说动作接动作必须要“顺”,这“顺”劲正是律中之“正律”;动作通顺则能一气呵成,有如行云流水。但古典舞往往又十分重视“不顺则顺”的“反律”,以产生奇峰叠起,出其不意的效果,一个动作和动势的走向分明是左,突然急转直下地往右,或者正向前时突变向后等等均是。这种“反律”是古典舞特有的,可以产生人体动作千变万化、扑朔迷离、瞬息万变的动感。从每一具体动作来看,古典舞还有“一切从反面做起之说”,即“逢冲必靠、欲左先右、逢开必合、欲前先后”的运动规律,正是这些特殊的规律产生了古典舞的特殊审美性。无论是一气呵成、顺水推舟的顺势,还是相反相成的逆向动势,或是“从反面做起”,都是体现了中国古典舞的圆、游、变、幻之美,这正是中国“舞律”之精奥之处。从人体的运动整体分析出“形、神、劲、律”各自的特点,这正是中国古典舞“身韵”的出发点和归宿。

【艺考院校信息库】

网友评论

查看评论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院校信息库更多>>

各地艺考
热点专题

舞蹈院校排行榜更多院校>>